这是一个荒凉的地方。杂草丛生,断壁残垣。

  都杰就站在这里,望着天上那轮残月,心里充满了好奇。

  为什么,他会选择这么一个地方做为自己调养伤势的地方了?

  立沧有伤势在身,这是都杰从那侍卫的口中得知的。至于那侍卫,都杰已经让他消失在了自己小天地之中。

  回想起立沧的伤势,都杰想起了人界南宫家那立沧的魔影分身,知道立沧的伤势多半是跟这个有关系。

  “我倒是很好奇这废墟里面到底有什么值得你来这里调养自己的伤势。”

  眼前的废墟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可以用来疗伤的地方,那么剩下的解释只能是这地方隐藏着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东西,可以加快一个人的疗伤速度。

  不过都杰想到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,对方还在疗伤的阶段,就知道那一次魔影分身对立沧的伤害有够大的。

  魔影分身固然是一项神乎其技的技能,可是一旦分身销毁那么对其本尊的伤害也是巨大的。

  “如果魔界的人知道你身负重伤,我想这魔界恐怕早就乱了吧!那么如果你死了,这魔界又会怎么样了?”都杰充满了好奇。

  脚步在废墟上踩出嘎吱的声音,都杰没有进行丝毫的掩饰。他并不担心立沧发现了自己会逃跑,他已经用自己的神识把这片区域给包裹起来。

  都杰相信,立沧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  银色的面具在猩红色的月光下散发着一种诡异的颜色,而都杰整个人的气势也是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阴森起来。此时的都杰,宛如一尊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。

  废墟的终点是一处残破的宫殿。宫殿已经残破不堪,剩下的不过是一面残缺的土墙,而里面隐隐有着一尊人像。

  距离尚远,所以都杰并没有立即过去,而是原地停了下来。

  他已经感受到了熟人的气息,对方的气息很紧张,显然对方也知道自己到来了。

  “立沧陛下,难道你就不打算见一见我这老熟人?”都杰笑了,开口说道。他并担心自己的声音会被谁给听见,如今这方空间已经是被都杰自己的小天地给笼罩,一般人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的异样。

  立沧的确就在这里面,他在这破庙下的暗室之中。一般人肯定是不容易发现的,可是这还是逃不过都杰的神识。

  因为心魔的历练,如今的都杰实力已经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  立沧没有说话,可他那紧皱的眉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态,此时的他是紧张的,紧张得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办?

  他不知道为什么都杰会出现在魔界,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魔界的大军在人界肆掠,而都杰根本就无暇他顾嘛,怎么会突然就出现在这里了?

  立沧迟迟没有回答,都杰自然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干耗下去,他开始动了,往那破庙一步步走去。

  房间里的立沧是充满担忧的,可是他的担忧并不能缓解此时的危机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是祭出自己的长剑,准备与都杰一战。

  只是,他也明白现在就自己这状况而已,他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胜算。

  暗室之中,灯光不明,却依稀可见立沧身后那尊人像。那是一个手握巨剑的男子,身披坚硬的甲胄,整个人看起来极具威风。虽然这仅仅是一具石像,可是那石像上散发出来的威严却绝非不假。

  立沧看了看自己身后的那尊石像,似乎是多了些底气。他将目光收回来,紧盯着暗室的入门处,这是这暗室唯一的入口。

  时间并没有多久,很快那暗室的门便被人给叩开了,而叩开那门的人自然是都杰。

  都杰显得很随意,站在门口处开始往屋内打量起来。他很快就发现了立沧身后那尊石像,他也认出了那尊石像就是魔界的魔皇楼尊。

  “陛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都杰笑道,然后继续说道:“可是我似乎觉得你并不是那么喜欢见到我啊!”

  立沧嘴角微微一抽,恨不得将手里的剑直接是往都杰的脑门上掷过去,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,主要是打不赢。

  “你说笑了,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莫不是你已经成了丧家之犬,那人界已经没有了你的容身之所?”立沧问道,也是再打探人界此时的情况如何。

  都杰也没有什么隐瞒的,只是与他说了,“你想的未免也太远些了吧,如今人界可好得很,就不劳你费心,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!”

  “我自己?”立沧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,说道: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,倒是你,你现在可是在我魔宫深处啊,你就不担心你进得来,出不去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都杰放肆地大笑,说道:“我怎么进来的,自然怎么出去,你觉得以你如今魔宫这点防备还能难得住我?”

  立沧心里最后一点侥幸都已经不存在了,他很清楚如今这魔宫内的防备是有多么的薄弱,都杰进得来,自然也能出得去。

 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再多说似乎也毫无意义了。立沧紧握手里的长剑,已经是准备和都杰殊死一搏了。

  都杰也没有再废话,虽然现在的他有很大的把握将立沧击杀在这里,但是若是时间再拖下去,待会真的再出现什么变故来,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。

  都杰可不想看到自己最后得到是这么一个结果。

  立沧出手了,手握长剑而来,身后那六对翅膀展开,魔气围绕。一开始立沧便选择了全力以赴,面对如今不知道成长了多少的都杰,他的确是感受到了害怕。

  都杰淡然太多了,见到对方这么急躁,就知道对方的心境已经是受到了不小的影响。

  “那么,战斗结束了!”

  都杰出手,人化作一道银光在这室内闪耀,银刃出手,见血封喉!

  这一击就是杀招,毫无任何花哨可言,就如同那至简至繁一剑!

  这一刀,太简单了,简单到立沧不知道如何去躲避,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望着那割破了自己咽喉的短刃一闪而逝。

  “怎么……会……”

  立沧想好了各种结局,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最后的结局居然是这么干脆,这么草率……

  他有太多的不甘了,可是这些不甘都只能随着他最后气息的停止而消失……

欢迎大家访问:同品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pxiaoshuo.com/book/21722/4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