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母亲,你知道妹妹是什么死的吗?”文溪驰在笑,只是这笑容让顾兮姝颤抖,她脸色惨白,浑身战栗,那是她永不可说的秘密,也是她之前一直帮着邵颜茹的原因。

  不管邵颜茹让她干什么,她都会应下,就是因为这个不可说的秘密。

  文相夫人显然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冷凝,看了看文溪驰,又看了看面无人色,战栗成一团的顾兮姝,脸色大变:“是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

  气氛中的惊慌和恐惧仿佛会传染了一样,顺着顾兮姝传到文相夫人面前。

  “母亲,妹妹是被她推到河里淹死的,是因为她想得到您的宠爱,您放在心头疼了这么多年的女人,根本就是一条毒蛇,枉你还对她言听计从。”文溪驰勾了勾唇角,心疼难已,其实不只是文相夫人,他不也是这样的吗。

  一直把顾兮姝当成自己的小妹,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疼,就算她做了错事,还是觉得她的本性不应当如此,这才一次次的饶过了她,心中有种痛楚炸烈一般的痛,那个梦境里,母亲和顾兮姝就是这么逼迫她的,如果当时在猜到顾兮姝和二哥害了自己之后,直接把她处治了,哪里还有后面的事情。

  他愧对于她!

  这份愧疚从梦境到现实。

  其实不只是梦境,他知道……

  但那却是更痛,他宁愿这是一场梦境,是自己的一个恶梦,恶梦醒来,她依旧是现在那个温婉可人的如花女子,不再似梦境中悲惨的不能自拟,又无人相助的那个她。

  清明的眼神中泛起一抹血色。

  “我今天去刑部审问了这事,那个叫娥娘的都招了,她和顾兮姝两个一起暗算的您……目地自然是要您把这个娥娘带到人前,这以后兴国侯府的外室女有你撑腰了,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当然是因为她的把柄被人抓住了,她害死了妹妹,邵颜茹当时就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。”

  文溪驰阴鸷的道。

  文相夫人身子晃了两晃,手撑住桌子才没让自己摔倒,“这……这是真的?”

  “母亲若是不信,还可以把她留下,看看这接下会她要害的是谁!”文溪驰冷冷的勾了勾唇角,眼眸垂下,掩下那抹血色,他恨!

  他恨梦境中的自己无能为力,恨这一切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信息量太多,文相夫人不敢相信,愣愣的看着顾兮姝眼神呆滞。

  她怎么也不相信一心爱护着的女子,会是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,小女儿的事情是她心头永久的痛楚,她不相信。

  “三表哥……三表哥……你说的什么话啊,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的,你……你别胡说!”顾兮姝慌的坐在地上一直往后退,这时候也顾不得她的衣裙脏乱了,唇色也跟着惨白,目光对上文溪驰的眼眸,看到的是他眼底的那抹杀意。

  三表哥要杀她,三表哥居然要杀她?

  这个认知让她慌的只想逃走,心里这么想的,立时也这么动作了,退到门槛边蓦的拉

  着门框站起来就跑,她现在唯有一个想法,她要逃走,她要离开这里。

  门口突然撞上了一个人,看到是二表哥文诗安,顾兮姝立时拉着他大哭起来:“二表哥,二表哥,你救我,三表哥污陷我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顾兮姝哭的委屈不已,泣不成声的连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文诗安向来喜欢顾兮姝,被顾兮姝迷的五迷三道的,眼看着心上的人哭成这个样子,呼吸也不由的粗了几分,他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却听说顾兮姝被母亲打了巴掌,方才又听说顾兮姝被带到母亲面前,才回府的他急匆匆的就过来看情形。

  没想到才进门就看到顾兮姝狼狈的跑出来,见到他哭成这个样子,一时间心头火起,想起顾兮姝以往说起的那些点点滴滴,说起自己的这个弟弟对她一直有想法,既便母亲那里给自己订下了表妹,三弟还是不放心,依旧跟表妹拉拉扯扯,有时候还拉扯着表妹到没人的地方,表妹说她难过的想死,但是想到他又舍不得。

  以往的点点滴滴,还有许多顾兮姝说过的话,说母亲之所以没有明确的给自己和表妹成亲,也是因为三弟的阻止,那是夺妻之恨啊!

  文诗安那里还忍得住,拍了拍顾兮姝的手,大步走进门,对着当门而立的文溪驰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:“你这个畜牲,她是你二嫂!”

  愤怒不已的手被文溪驰抓住,面无表情的文溪驰抬起一双泛着血色的眼眸,照着文诗安狠狠的就是一个巴掌,文诗安没提防文溪驰会动手,被打的倒退了一步,文溪驰上前一步,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文诗安的腿上,文诗安倒退着撞到顾兮姝的身上,两个人一起重重的摔倒。

  两边有侍卫过来,压制住文诗安。

  “文诗安,一条害死小妹的毒蛇你当个宝,甚至不惜残害骨肉!”文溪驰从屋里走出来,一脚踢在文诗安的心头,眼底狠戾。

  梦境,自己被文诗安和顾兮姝所害,所有的一切都是文诗安和顾兮姝所为,自己的悲剧,还有她的悲剧,如果没有这么二个人,是不是一切都可以变得很好,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,那就杀了他们。

  这一刻杀意清清楚楚的呈现在脑海中,既便是文溪驰也很受诱惑,抬脚又要往文诗安的心口踢过,这一次,他用的是必杀之力,文诗安既然没有骨肉亲情,听信一个女人的一面之词,那他又何须顾惜。

  “溪驰!”斥责声从一边传来,文相急匆匆的过来,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,大急。

  三儿子身来儒雅,但此刻眼底却是一片凶戾,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,那种血红色一看就是杀气,瘫坐在地上的二儿子瑟瑟发抖,哪里还有平日那副样子。

  文溪驰的脚缓缓的收回,落到地上,落到了文诗安按在地面的地上,狠狠用力的踩下去。

  “啊!”文诗安惨叫一声,痛的用力的去推他的脚。

  “溪驰,你在干什么!”文相大怒,厉声喝道。

  文溪驰缓缓的松开脚,退后一步,勾了勾唇角,眼底的血气一时间并没

  有退尽,冷冷的道:“父亲,您问问您这个好儿子,他方才还说我勾着顾兮姝那条毒蛇,说我看上那条毒蛇了!看这样子,应当还想在暗中除掉我,他既无情,我又何须把他当二哥。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!”两个儿子争斗,文相又气又恨,他虽然斥责的是文溪驰,但却狠狠的瞪了一眼二儿子,比起二儿子,小儿子才是他最得力的儿子,也是他未来的希望。

  “父亲,我查到了小妹是死在顾兮姝的手中,邵颜茹看着顾兮姝把小妹害死的,然后就要挟她帮兴国侯府办事,这一次兴国侯府外室的事情也是这个原因,她和兴国侯的外室,两个人一起暗算娘,差点害的娘没了性命。”

  文溪驰冷冷的勾了勾唇角,言简意骇的道。

  “你……说的都是真的?”文相震惊的看向文诗安身后的顾兮姝,他往日并不关心府内的事情,但对于顾兮姝也很不错,自家只有三个儿子,这么娇俏可爱的女孩子,又是长在自己身边,看着她想起自己的女儿,不由的心软了几分。

  “父亲是不是也觉得心软?是不是觉得因为妹妹高看她一眼?”文溪驰冷冷的道,“她就是看中这一点,才会无辜的妹妹下的手,妹妹死在她的手上,她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原本属于妹妹的一切。”

  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父亲,三弟说的是假的,他是因爱成恨,他想要表妹,表妹没理他,他会胡说这些的,父亲……父亲,您可不能听三弟这么胡言乱语啊!”文诗安慌了,顾不得自己的手痛,一边试图护着顾兮姝一边大声道。

  顾兮妹慌的躲在文诗安的身后,拉着他的衣裳,就象拉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,一边使劲的摇头:“我不是的……我不是的,真的不是我,我……我什么也不知道……三表哥,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……”

  她哭的毫无形象,不能自拟,委屈不已。

  “这府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她不安份,勾着你的同时,还肖想着别人,文诗安,你得多蠢,才会相信这个恶毒的女人的话,不过,你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私下里的动作不少,想暗害我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。”

  文溪驰冷冷的道,手一挥,立时有侍卫过来,把一些东西送到了文相面前,同时送过来的还有一封信。

  文相迟疑的看了起来,待得看完,气的脸色大变,这是一封文诗安找人要剧毒之物的书信,要的还是糈国之物,很巧,这封信写给的是糈国来使中的一位,并且表示要让自己的三弟服了之后,最好一病不起,而且慢慢病死的那种,不要一下子就中毒死了的。

  文诗安的笔迹,文相清楚,既便没有用印,也看得清楚,何况还有一些其他的证据,一起扔到了文相的面前。

  文诗安脸色大变,这一次是真的慌了,“父……父亲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父……父亲……”

  文相把手中的信一扔,气的上前狠狠的给了文诗安两个巴掌,打的文诗安唇角立时就绽出了血迹:“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来人,把这个畜牲扔到柴房去!

欢迎大家访问:同品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pxiaoshuo.com/book/61545/124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