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上自然是知道郑湘衣平日与萧明珠的关系是极好,但这个时候他半分也不敢拿萧明珠去冒险,赌什么女人之间的友情。

  他眯着眼看着郑湘衣:“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郑湘衣大大方方的着:“皇上,这种大事,臣妇如何敢胡言乱说。”

  萧明珠笑:“父皇,我信她,让她验!”

  皇上看向了韩允钧,韩允钧迟疑了一下,才点了点头。他不信郑湘衣,也得信明珠;再说那郑湘衣平日行事也是个稳重的,必定不敢拿这种事来开玩笑。由她验麝蜡,总比旁人动手好,更比让人来确定明珠有没有孕强!

  皇上让耿、郑两家人起身,才问郑湘衣:“什么办法?”

  郑湘衣道:“皇上,太医们只说,麝蜡是一种禁药,可曾知道麝蜡也是一种香料?曾在《诗经》中就有记载以麝香调香的方法。臣妇喜欢调香,曾下过功夫收集各种古方、古籍,所以……臣妇曾在《香草经》、《六香汇》上,见过关于麝蜡的介绍,上面就清楚的记载着如何调制、分辨麝蜡的办法。”

  二爷倒没什么,白莲却心头一惊。

  这郑湘衣怎么会知道《香草经》的,那本书是她上一个宿主楚侧妃的心头物,她不想在皇上身边留下原主的物件,就故意将其毁去了。当时不是说只有一个残本了吗,怎么又出了第二本?

  还有《六香汇》是什么?

  皇上扫了一眼太医们,太医们都恍恍不安。有文字记载,那可就是铁打的证据,那可比什么嘴巴说都要强。

  珍妃似乎记起了什么,忙道:“臣妾记得卢妃那曾就有一本《六香汇》。”

  韩允昭七上八下的心又往下落了一格。

  卢柠夕却道:“我记得那本书,曾被姑母送给了皇后。”

  韩允景哆嗦了一下,他对那本书有印象,那皇后是故意从卢妃那要来的古籍,却又不珍惜,最后被拿来垫了香炉脚,上头还烧了好几个窟窿眼。

  皇上只是扫了她们一眼,问郑湘衣:“你是在何处所见?”他这话,自然是问给有心人听的。那《香草经》他手上就有一本,是当年贵妃的遗物。

  宫中的《六香汇》转了几手,就未必是真的了。

  问了之后,他觉得不妥,看了眼程公公。程公公忙过去,到郑湘衣的面前,抓着袖子将手臂伸到她面前:“还请小耿夫人将藏书之处写于咱家。”

  明明四周无人,郑湘衣还伸出了左胳膊遮挡,飞快地在程公公的胳膊上所写了几个字。

  她的这个小举动在许多人的眼中都是合情合理的,但某些人还是看出了蹊跷,她这是在防着……他们!

  白莲端庄温和的脸这下是彻底的崩不住了。

  郑湘衣,好一个郑湘衣!

  怪不得她上次算计萧明珠失败,还被狠狠的坑了一把,原来,她是上了同路人的当。

  二爷面上依上淡定,嘴里牙咬碎了好几粒。

  这位BOSS身边,到底有几个任务者!

  怪不得他处处受挫,原来他对面站的不仅仅是一个BOSS,还有一堆怕死去抱了BOSS金大腿的家伙们!

  不过,他最恨的还是白莲。

  要不是白莲的误导,让他们误认为BOSS根本就容不得他们,更让他们误认为BOSS非常的好对付,他们早就跑去抱金大腿了,现在就根本不需要这样如履薄冰。

  008抓耳挠腮;【她写的什么。】被那一拦,它根本就没有看到。

  038倒是松了口气;【你都看不到,自然旁人也不会看到的。】果然啊,老鸟就是老鸟,办事滴水不漏。

  【008盯着那个任务者,他敢乱,就直接收了他!038跟着程公公,若再发现任务者或者可疑人物,及时通知我。】

  【是!】两统像是想要表现一把似的,这次真将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了,它们分裂成无数个小小的分身,每个分身监管一区,不放过任何可疑的机会。

  不过,不知道是那个盒子的宫女也猜到了郑湘衣的身份,还是她不想再多生事端,这次真的老实了,什么也没动。

  程公公确定好郑湘衣写的是什么后,就匆匆带人出了殿。他走到半路上,取出了几个符丢几个方位上,然后召出暗卫,吩咐他们去取书,自己则去了先皇后遗物中的《六香汇》和皇上手中的那本《香草经》。

  萧明珠没再进入屏风里,而是让人将她的位置移到了韩允钧的旁边。坐下之后,她将手缩回衣袖里,捏了个结,在心里默默立下了咒言,她要所有敢阻拦程公公去取证的人都祸事连连,心想,事不成!

  她之所以将咒言许得这样的轻巧,是她只想破坏那些人的阴谋,解了现在的围,再找出些可疑的人物。至于这笔帐,她会用其它的方式来清算,而不用会伤她身的咒言之力!

  她默念了三次,觉得有些累了,就不敢再继续下去,然后靠在韩允钧的肩头上打盹。

  程公公回来的很快,他脸上甚至还有薄汗,进殿后,他从怀里取出两本书道:“刚刚宫中有宵小,想抢老奴手中的书,老奴已将那些人擒获关押了,等侯皇上发落……”

  皇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他刚刚清理了木兰围场,看来,也该清理清理后宫了!

  他没接书,而是让程公公将书都交给了老王爷。老王爷叫过两个宗室里名声还不错的子侄,一同查看,果不然,他们就找到了关于麝蜡的记载。

  两本书上关于麝蜡的记载虽说不太一样,但也是大同小异,验证的方法,却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郑湘衣主动请缨道:“皇上,臣妇愿意动手,当众验此物。”

  太医正硬着头皮反对:“众所周知,小耿夫人与逍遥王妃交好……”

  这话,他已经算是在找死了,但……情况紧急,也不得不说了。

  萧明珠冷笑,“那就由来验好了!”

  郑湘衣敢用唇语告诉她,必定有百分百的把握。

  “皇上,不如由臣妾来验吧。”白莲从后面走了过来,恭敬的跪在皇上面前。

  “白美人……”萧明珠笑了起来,向着白莲走了过去:“我可信不过你!”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同品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pxiaoshuo.com/book/62332/126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