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做豆腐汤不会碎豆腐。

  先切成豆腐块后,锅中倒入适量的清水,再加入一点食盐,大火烧开。放入豆腐焯水3分钟,这样水的热量以及盐,会让豆腐的表层收紧,再翻炒的时候,就不容易炒烂。

  ――……――

  钱管家盯着梁武玫冷笑:“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!

  若是你继续在这里耍赖撒泼,老夫立刻就将你扭送到官府,说你是上门来敲诈勒索的!”

  “你、你个老奴……你……”

  梁武玫抬头望着钱管家,气到眼泪都凝住,一张脸涨得通红,抖着手指却说不出个囫囵话来。

  “老夫是个仆人不错,但那也是钱府的,现在主子出远门了,这里所有大小事务就归我管。

  还轮不到你个外人,在这里指手画脚的,你若是不想留在这里等饭吃,那就立刻走吧!”

  “我不走……我是叶文山的表妹,也是叶韭芽的姑姑,我要留在这儿,等韭芽回来。

  从小我就最疼她了,她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。

  还有别拿报官来威胁我,我是叶文山的亲人,是实打实的。

  我并没有和他讨要过一个钱,你要是敢这样做,信不信我回头就吊死在你们钱府大门口,看你们怎么和我大姐交代!”

  梁武玫见叶文山父子已经走远了,立刻凶相毕露,叉着腰对钱管家吼道。

  她就不信,一个老奴才真的敢对自己怎么样?

  “哟呵……你还真赖上了啊

  那好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  你在这崇阳不是没有娘家人了,真要过不下去,也要去寻他们去。

  你和叶老爷除了沾了一点表亲之外,没有任何额外的情分存在,凭什么赖在这里?

  还有听说你离开这崇阳也有一两年了,这你一个女人突然带了个孩子刚回到崇阳,哪儿都不去,就直接到了我们府上,若说没有存心不良,老夫还真不信?

  你嘴里说不要银子,却对老夫摆着女主人的架子?

  你真正安的什么心,还用得着老夫点破吗?”钱管家说完,戏谑的瞟了她一眼。

  梁武玫下不了台,脸色忽青忽白,跟开染坊似的。

  但她绝对不愿意就这样放弃,只要能留在这儿几天,哪怕只有一两天,她也有办法继续留下来。

  一旦等她在这里站稳了脚跟,迟早这里的一切都有她的份儿。

  于是她咬着下唇,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,眼眶里滚动着泪花瞅着老管家道:“管家大人,之前是我说话太急了。

  其实,你不知道我和叶文山小时候就感情非常的好。

  后来他成家生儿育女了,我对韭芽那也是一个亲啊,把她当亲侄女一样对待,不……她就是我亲侄女。

  直到韭芽的娘亲意外离世,我大姐还想让我和文山哥凑成一对过日子呢,真的……当初我们是互相喜欢的。

  若不是我爹逼着我改嫁别人,我们也不会被活活拆散啊。

  他现在对我不冷不热,其实都是在生以前的气,心里怨我。

  我知道,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的。

  还有你说韭芽她不在家,也不知道我来这里了,若是她知道了,肯定会心疼我们这对落难的孤儿寡母的。不会忍心让我们流落街头的……您就让我们留下来吧……”

  她这话有意无意的暗示,叶韭芽一定会收留她们母女的。

  她也没什么别的目的,就是现在她们很可怜需要人照顾。

  钱管家却凉凉地回她,“可现在叶老爷要让你们吃完饭就走,我听他的。

  还有,你也别妄想拿那一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来要挟我们,对我们不管用到。

  时候可别白白丢了一条性命,那后悔都来不及。”

  梁武玫一噎,还有一肚子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口,下不去也上不来,难受极了。

  她怎么也没料到一向是个老好人的叶文山,居然会有这么绝情的一天,她惯用的伎俩在他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场。

  连带着这里的仆人都敢给她脸色看了,一个个薄情寡义的。

  这让一直没有过上多少苦日子心高气傲的她,哪里受得了!

  就在她思索着还有什么办法时,她瞥见女儿怯生生的小脸,心思一转,就想在女儿身上用力一拧。

  但她的神情和动作却被钱管家眼尖发现,并且一把将小女孩拉了开来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说着他挡在小女孩身侧。

  没想到梁武玫却猛地扑倒在地,还伸手拉住肖淑月的一条腿,哭喊道:“月月快跪下来,求求管家大爷给我们母女俩一条活路。

  咱们大老远赶回来,什么都没有了,他们不帮帮我们,不让我们住在这里,娘和你只有去死了……快,跪下啊……”

  肖淑月被她拉扯住,只能在地上跟着跪了下来,梁武玫立刻爬过去按住她的后脑要她磕头,她自己也跟着朝钱管家磕起了头……

  这下,就连钱管家也被她的无耻给惊呆了。

  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?连亲生女儿都舍得下手。

  肖淑月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怎么的,真的拼命在磕头,不一会儿,那小小的额头就红肿起来。

  钱管家又气又于心不忍,但他知道绝对不能心软,只要今日被这女人得逞了,没有少爷和少夫人在的话,这府里肯定要乱套了。

  “够了,不要再做戏了,你这样为难孩子,只会让老夫更看不起你。既然好话你不听,那就别怪我了!”

  这女人还真是无耻,让钱管家都感觉恶心。

  钱管家心一狠,大声对外面喊了一声,不一会就进来三个粗壮的仆妇,先是一个仆妇将肖淑月扶起,另外两个一左一右将梁武玫架了起来。

  “放开我……你们放开我……别碰我!”

  梁武玫尖叫起来,面色狰狞无比,双眼充满红血丝,恨恨的盯着钱管家。

  他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!

  “把她们带出去,然后将她们送到城南叶氏卤肉铺去,让叶瑛小姐出来接人,另外和她把这里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。

  免得让她们家的人,以为我们钱府在欺负人。”

  一听见要把自己送到叶瑛那儿,梁武玫挣扎的厉害,她心里千百个不愿意。

  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

  她到这儿来,是奔着享福当夫人来的,可现在她却要被人扫地出门了,还要送到她最不乐意见的人面前。

  钱管家指着门口,冷漠的道:“你们出去以后,跟门房交代一声,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府里放。

  主子不在的这段时间,更要把眼睛给我瞪大喽。

  下次,若是被老夫发现这个女人再踏进府外十步处,我就把他们的腿打断了!”

  “是!”三个嬷嬷立刻点头应道,鄙视不屑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梁武玫身上。

  “你……你个老不死的刁奴……你给我等着……”梁武玫狠瞪着老管家,把牙关咬得生疼。

  “带走!”钱管家冷漠道,只是目光在看见小姑娘额头上那些红肿有些不忍的转了过去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低声道:“曹婆,你抱着她先走吧!路上再给她一点吃的喝的。”

  曹婆子立刻抱着有些呆愣的肖淑月离开了花厅,肖淑月看着被两个仆妇牢牢抓住的亲娘,却没有喊叫,也没有哭闹。

  就好像,一个木头娃娃。

  看到这一幕的钱管家,又重重叹息。

  一个好好的女娃娃,都被这女人弄成什么样子了。

  造孽啊……

  梁武玫见女儿被带走了,也不心疼,只是继续手脚并用的叫骂着:“你个老不死的……狗奴才,臭杂种……老畜生……快叫他们放了我……”

  “把她带走,若是她路上不老实,就直接把她送去官府,说她到我们府上招摇撞骗来了!”

  “你不能这么对我,你……不能!”梁武玫拼命挣扎,大叫着,但她怎么逃脱得了。

  没等她继续叫下去,一个仆妇将自己用过的帕子团起用力塞进了她嘴里。

  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很快,梁武玫就被两人架着朝后门走去。

  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蝴蝶村。

  就在叶清从道观回来的时候,发现谢家院子外聚集了好多村民。

  原来,冬曲二伯父家的隔壁邻甄老头突然去世了。

  谢家隔壁住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孤寡老头,平时靠种菜为生,没有亲戚也没有儿女,只养了一条老黄狗。

  镇上衙门派了人过来验尸,发现这人是绝食自杀的,没有其他疑点,很快就开始奁尸。

  这甄老头在村子里的风评似乎不是太好,他去世了,也没有人说要给他料理后事。

  于是他的尸体很快就被运到镇上的义庄去了。

  过了片刻,围观的人群也散了。

  但经过这么一出,谢家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,除了谢其安像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之外,其他人的表情都古里古怪的。

  见状,叶清决定立刻启程朝建州而去,连午饭也不在谢家吃了。

  离开了蝴蝶村大概几十里地之后,午饭没吃上,只是路上吃了一些干粮,这会儿大家有些饿了,叶清让车夫把马车停了下来。

  她想起来,出来的时候,钱管家准备了可以扎营的东西。

  叶清下马车,找了块靠近水边的平坦腹地,准备在这扎营。

  一刻钟之后,第一个简单实用的帐子就扎好了。

  钱君宝回到帐中取了干净的盆还有布巾,准备洗把脸。

  “君宝,”叶清走进来叫了声。

  闻声,钱君宝转过头对她嗯了一声。

  就在刚才,叶清突然想到一个可能,那冬曲姑婆的死会不会和今天那个死去的邻居有什么瓜葛?

  “你说……我们也来这里两天了,为什么一直没有听谢家人提起过那个邻居呢?还有……好好的一个老头,为什么会绝食而死?”

  “你怎么突然想这些了?”钱君宝愣了愣。

  叶清两指托着下巴道:“我只是觉得这里面有点古怪,特别是看见谢家人今天中午的表情之后。”

  “你该不会认为谢家人和这事有牵扯吧?仵作不是验清了吗?那老头死于绝食,大概是一个人太孤独了,想不开了吧?”

  叶清还有些纳闷,“可上午那飞白道长的话……”

  钱君宝却打断她道:“好了,别想这些了。

  人死不能复生,一个病死,一个自杀,你也不是刑名师爷,别胡思乱想了。

  还有,这些话也不要在冬曲面前提,有些事是不能按我们自己的想法来的。”

  见叶清还在琢磨,钱君宝走到她面前,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左手歉意道:“今晚赶不到建州城,我们可能要在这荒郊野外住一夜了,得委屈你一下了。”

  叶清回神,双手握住他的手,微微笑道:“一点都不委屈,露营也很有趣的呀。”

  难得有这机会,在古代做一次露营体验,她可要好好重温一下以前露营的趣味。

  钱君宝见话题被自己成功转移,立刻柔柔笑道:“也不知道这里野兽多不多,待会儿要让护卫们多弄点柴火回来。”

  “嗯,这个主意好,晚上我们可以搞一次烧烤大餐。待会儿,我想和他们去打点猎物来。”

  “让他们去就好。”

  “你别担心我,我又没你以为的那么娇弱,而且去打猎多好玩啊。”她抬头笑看着他。

  钱君宝温柔地抚模她的脸,“出门在外,凡事小心一些总是好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她点头,“放心吧,我们不会去太远,随便打点小野味回来就行,你就在这营地等我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  “我不要坐在这里等,因为我会和你一起去。”他深情的黑眸里,有着对她的宠溺。

  望着他的目光,她脸上扬起幸福的笑意,“一起去也好,人多更热闹”。

  “钱公子”这时,帐外传来莫策贴身护卫李凌的声音,“有点事……”

  “我就来。”钱君宝回了他一句,又将目光专注在她脸上,“你先别乱跑,先洗把脸换身衣服,等我一起去打猎。”

  她点头,“我知道,你快去吧。”

  钱君宝犹豫了一下,这才转身走出营帐。

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叶清忍不住笑叹。

  他明知道她现在的武力不差,但他却总是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,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当然,这对她来说是极其幸福的事,她自然也是喜欢这感觉的。

  不过,他为什么不想查清楚那谢家阿婆的死因呢?

  叶清又开始低头琢磨了起来。

  难不成,谢家阿婆和那个甄老头……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同品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pxiaoshuo.com/book/63534/1285/